夜上海论坛

当前位置:夜上海论坛 >散文随笔

游记文章投稿:万丽冰 -定惠院:千年海棠花

来源:散文随笔作者:时间:2019-08-14 11:10:01手机版

游记文章投稿:万丽冰 -定惠院:千年海棠花

 

定惠院:千年海棠花
苏子爱海棠。有他的《海棠》诗为证:“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春风吹拂,月照回廊,夜已深,人难寐:海棠如此芳香灿烂,明艳华美,却独自栖身于昏昩幽暗之中,孤寂冷清得想睡去,叫人如何不心生怜意呢?干脆让我来陪你,用高烧的红烛,为你驱散这长夜的黑暗吧!
苏子爱海棠,也特别衷爱这首《海棠》诗,引此诗为“吾平生最得意诗也”。原因为何?这里不得不提到黄州的定惠院。苏轼22岁中进士,26岁阴差阳错憾点榜眼,青年得志,名动天下,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福祸旦夕”,元丰二年(1079年)八月,苏轼因 “乌台诗案”被捕入狱,几欲身死,如惊弓之鸟,于十二月十八日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成为“不得签书公事”的流放罪人。黄州荒僻贫瘠,远离庙堂,生且堪忧,云志俱歇。
元丰三年二月一日,劫难天降、惊魂未定的苏轼抵达黄州贬所,无官舍栖身,只得借住在黄州城东南一座名叫定惠院的小寺庙里。此时的他心中尚充满恐惧和战栗,白天闭门谢客,独自舔舐伤口,“今年黄州见花发,小院闭门风露下”,晚上才一个人悄然夜游,独吟自和。“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幽人无事不出门,偶逐东风转良夜” ,在溶溶月色中,穿林踏月,醉耳听松,让自己暂时忘却贫病交加落拓孤冷的恐怖与伤痛。即便如此,还不忘时时提醒自己:“饮中真味老更浓,醉里狂言醒可怕。”对酒酣歌固然美,酒后失言犹梦怕呀!
幸好黄州地域虽偏,民风却淳, 苏子在《定惠院颙师为余竹下开啸轩》诗中记事:冬去春来,天气渐暖,定惠院的主持颙师,特为苏子开启关闭一冬的啸轩。竹翠欲滴,风啸有声,清坐风头,默观自照,飕然之间,苏子心神一爽,顿然禅悟:“冲风振河海,不能号无窍。”自然需要风的流动,人不也要心声的袒露么!经月浊气为之一扫,自家面目欻然恢复。       
 想通透了的苏子一改先前的拘谨约束,开始竹杖芒鞋,翩然出行,“不问人家与僧舍,拄杖敲门看修竹”,结果意外地在定惠院东的满山杂花中,发现了一株“名花苦幽独”的海棠,“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满山总粗俗。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林深雾暗晓光迟,日暖风轻春睡足。雨中有泪亦凄怆,月下无人更清淑。”名花幽独,自然天姿,竹篱空谷,凄怆无奈。花耶?人耶?恍惚迷离;人耶?花耶?茫然难辨。同是天涯流落者,“雪落纷纷哪忍触”? 
苏子在《记游定惠院》里就曾浓墨记载:“黄州定惠院东,小山上,有海棠一株,特繁茂。每岁盛开,必携客置酒,已五醉其下矣。”苏子谪居五年,花开五季,他也“五醉其下”,可见这树明艳幽独的海棠花,已深深根植在苏子苦难而膏腴的心田啊!
每读苏子的海棠诗文,不知怎地,我总会想起美国记者罗森塔尔在《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中提到的,在德国人撤退时炸毁的布热金卡毒气室和焚尸炉废墟上怒放的雏菊花。人生在世几称意?惟人性与生命之花永远绚烂开放!寂冷的定惠禅院开出的那一树明艳的海棠花,不正是苏子用伤痛和苦难培植出的绚烂开放的生命之花么?
惜乎我们冒雨踏访青砖湖路宋代黄州州城遗址时,只见街市繁华,民居林立,千年前开出一树海棠的定惠院,仅余仄逼弄巷中一石碑,静静凝望往来行人。
 
 

作者简介

万丽冰,女,湖北浠水人,坚守在教育第一线二十余年的自由职业者。偶尔偷得闲暇,与三五好友纵情山水,便觉是人生至乐光景。惟恐将来忘却如斯美好图画,便用拙笔记之录之,以感人事代谢,兹为记念尔。

 

浏览: